简单聊聊阿富汗

资料图

国际政治是个水很深的领域,一方面极少有人能对其他国家有深入了解,另一方面该领域的绝大多数观点和论断都很难被证明或者证伪,这导致能够编造出民众想听的、符合他们预期的“分析”的小说家们大行其道。

虽然营销自媒体、官方及野生的网红们已经将国际政治变成了门槛最低的流量收割器,但它实际上是专业性很强的学科,需要对语言、历史、法律、宗教、社会等方方面面有综合认识,而且各个国家各有各的情况,难度大且专精,许多事情人为因素多、偶然性大。关于阿富汗,这里也只能简单聊聊。

本文所述及的“塔利班”皆指阿富汗塔利班,不涉及巴基斯坦塔利班。

美国

塔利班重掌阿富汗被许多人解读为“美国的失败”,这种解读迎合了中国民众的反美情绪和乐意看到“美国吃瘪”的心态,但与事实有较大差距。原阿富汗政府军的溃败和塔利班的高歌猛进的根本原因是美国撤军,这是美国主动选择的结果,不存在美军被谁打败的情况。与之类比,我们不能将20年前美国推翻塔利班政权、建立阿富汗亲美政权视为“美国的成功”。

美国在阿富汗的战略意图没有实现,但这种战略失败并不体现在今时今日阿富汗的政权更迭,事实上,美国的战略意图自始就存在问题。

美国发动阿富汗战争的肇因是9·11事件。9·11极大改变了美国的国土安全战略,从原先的大国对抗转为恐怖主义对抗。这种战略改变实际上是一种的战略扩大与战略提升,因为能在军事上对美国造成威胁的国家着实屈指可数,但恐怖主义的渗透却可能来自地球上任何一个角落,对恐怖主义构建的防御网必须比对大国抗争构建的防御网密集千万倍。

苏联解体后,美国成为唯一的超级大国,世界独一极,碾压一切台面上可见的对手。但是它的战争机器们丝毫没有停止或暂缓的意思,而是不断寻找潜在的对手与威胁。好莱坞电影充分反映了此类思潮,由于地球上找不出像样的对手,好莱坞电影里美国的威胁多来自外星或地底等未知领域,而美国的空军、陆军、海军陆战队轮番将它们暴打。为了实现美国海军也能暴打外星人,以实现美军全军暴打外星人的成就,还拍出一部名叫《超级战舰》的烂片,剧情弱智到让美国大兵和老兵用二战时期的战列舰炮轰消灭了穿越几十光年来到地球的外星人。

这种“寻找对手”的思想渗透于各阶层各领域,于上世纪90年代早期酿出了“文明冲突论”的大流行。通过给各群体贴上“西方文明”、“伊斯兰教文明”、“印度教文明”、“儒家文明”等标签,将各群体的矛盾冲突似是而非地简单归因于“文明”的冲突,以亨廷顿为代表的“思想家”们终于给美国找到了匹配的对手---整个“伊斯兰教文明”。

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单方的看不顺眼总会演变为相互之间的看不顺眼。恶意变成敌视,敌视变成纷争,纷争变成冲突。自诩“西方文明”代表的美国将伊斯兰视为文明的对立面,在意识形态上有意无意地频频输出攻击,数年以后,伊斯兰极端组织在美国发动恐怖袭击。2001年9·11的悲剧与其说是“文明冲突论”的预言,不如说是各方势力借由“文明冲突论”推动的结果,是“文明冲突论”亲手制造的悲剧。

我们应该以美国为历史殷鉴。现在中国的网络斗士,一会儿反美反日,一会儿反印反澳,看谁都不顺眼,看谁都辱华,大搞意识形态对立,时间一长,难免捅出篓子来。

9·11让美国的战争机器轰隆隆再度启动,以消除恐怖主义危险为名,美国政府轻易地获得了民众对发动对外战争的支持,连续发动了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两场战争。其他小算盘不提,这两场战争的根本目的是消除对美国国家安全的现时和潜在危险,目标是消灭敌意势力,扶植亲美或至少温和中立的势力掌控局势。

时至今日,美国在阿富汗的军事存在已经无法助其达成战略目标。一方面,阿富汗的多山地形出了名的适合打游击战,塔利班武装四散在农村山野,本就难以消灭,更兼有巴基斯坦和沙特支持到了明面上,周边国家暗通款曲的组织无数,这些年人数越打越多。另一方面,加布政权的腐败无能众所周知,离开了美国毫无生存能力,遑论独立控制局势。

美国其实早就意识到,它在阿富汗的军事存在与其原本的目的相去甚远。塔利班作为极端保守的政治派别,对美国的安全威胁微乎其微。经过这二十多年的发展,塔利班愈发像一个成熟组织,提出了明确的主旨--“在阿富汗建立自己的教法国,实践自己的宗教理念和自由,不谋求向外扩张、宣教和输出革命”,对万里之外美国来说实在看不出什么害处。因而,本·拉登被击毙、美国大仇得报三年后,2014年奥巴马即宣布阿富汗战争结束,着手准备撤军,并没有坚决消灭塔利班的意思。

美国从阿富汗的泥淖中全面撤军,固然是权衡利弊后的最佳选择,但如此干脆地、在国际社会看来有些狼狈地把阿富汗交给塔利班这么个极端宗教组织,反映出美国的力不从心。2001年,美国可谓如日中天,连打两场战争,摧枯拉朽,20年后,主要由于互联网、信息化和全球化,其次由于美国过度金融化、基础教育薄弱等问题暴露,美国与其他国家的差距肉眼可见地缩小,虽然仍是世界第一强国,但已然不是绝对的一极了。

美国的战略防线正在收缩。近些年“中国威胁论”在美国甚嚣尘上,主要原因固然是中国实力的飞速增长对美国造成了压力,也有一部分原因是美国现在已经无力把“全球范围内消灭一切可能和潜在的威胁”作为国家安全策略,不再有能力去应付虚无缥缈的假想敌,而只能退回到大国抗争这样比较简单、清晰和省钱的路线上来。这其实是一种战略收缩和战略降级。“文明冲突论”鲜有人提及,盖因都知道对付整个文明不现实,只好拿俄罗斯、中国说说事。

原本,美国在阿富汗的驻军每年要花费千亿美元,撤军后,军队、军工利益集团不会简单地让美国政府就此省下这笔钱,而一定会在其他方面找到增加军费开支的理由。不难猜测,“中国威胁论”这张牌会被美国政客与官僚体系更频繁地打出。

阿富汗

中国官方对塔利班重掌阿富汗的态度是“尊重阿富汗人民的选择”,这其实是“你们的事情你们自己看着办,我们不偏帮、不干涉”的体面说法。但到了中国一些网民和自媒体嘴里,变成“塔利班是阿富汗人民的选择”。中文博大精深,架不住总有人乱解读发挥。

对于宣称“塔利班是人民的选择”的中国人来说,如果真落到自己头上,让他们当一回阿富汗人,绝大部分人肯定选美国、不会去选塔利班,他们替阿富汗人民选择塔利班,内心恐怕很不光明。

对于阿富汗人民来说,无论是美国还是塔利班,都不是他们的选择,他们没得选。从常理看,美国人治下的生活无疑会好很多,所以喀布尔卖西瓜的小贩听说塔利班要入城,扒飞机也要离开,酿成坠落惨剧。

许多人拿美国驻军阿富汗20年搞出350万难民埋汰美国,但需知这20年阿富汗人口从2000万出头增长到3900万(此数据各方差别较大,但最少的也超过3200万),翻了近一倍,是世界上人口增长最快的地区。所以美国治下,至少阿富汗人民的温饱有所保证,这当然得益于美国真金白银的投入和对国际援助的动员。

阿富汗土地贫瘠,正常情况下根本养不活这么多人,塔利班是否有能力从美国手里接过养活这么多人的重担,是否有能力获得足够的粮食支援、有能力进行合理配发,国际社会疑虑很大。塔利班如果想要稳定执掌阿富汗,必须与国际社会展开广泛合作,寻求国际援助,这也是塔利班不断向外界释放善意信号的根本原因。

塔利班此次成立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准备非常充分,对周边国家和国际社会的关切回应地非常切中要害,一方面表明了塔利班组织的成熟,另一方面让人怀疑是否有人支招,尤其是不是美国教了一手(考虑到美国扶持塔利班的历史,这概率很高,而且提前一个月塔利班就到各国打招呼,难免让人觉得早有准备)。从其他国家均未作表态的情况下,美国率先提出“承认塔利班政权的前提”来看,美国与塔利班暗中早已达成默契的可能性很高。

塔利班最重要的承诺是“绝不允许有人利用阿富汗的土地做出危害其他国家的事”,即向美国和周边邻国保证,不允许恐怖组织在阿富汗境内活动,这回应了国际社会对阿富汗再次沦为恐怖主义温床的担忧。而只要否认恐怖活动为“圣战”一种方式,否认恐怖主义的宗教属性,奉行原教旨的塔利班这番承诺未必不可信,所以各国对塔利班建国虽然警惕,没有如临大敌样子。

对塔利班掌权,国际社会的另一个关注点是会否导致人道主义灾难。塔利班对此做出的承诺是保障女性权利、不打击报复、允许媒体活动。当然,塔利班作为宗教极端组织,他们所谓的保障女性权利尊重女性、允许媒体活动,跟现代文明的理解恐怕大相径庭,国际社会接受塔利班的说法,并非相信塔利班,而是不得不接受。美国都就坡下驴撤军了,谁还会愿意替阿富汗妇女出头蹚这浑水。

对周边邻国来说,除了阿富汗再次沦为恐怖主义庇护所,更现实紧迫的问题是难民外溢。大家希望塔利班能够管好自己的人,以免大量难民涌入到自己国家,这比塔利班尊不尊重女性可要紧太多了。所以各国纷纷表示希望塔利班尽快维护阿富汗稳定,必要时会提供帮助。

综合来看,塔利班面对的国际局势短期相对积极。无论是否承认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大家对一个极度保守的势力把阿富汗这个几百年的烂摊子闷在锅里没有太大反对意见。

塔利班的挑战更多来自阿富汗内部。从一个反对派武装力量到执政势力转变巨大,权力的分配过程会放大派系和宗教分歧。与20年前相比,塔利班的人数不可同日而语,成分也更为复杂,作为中坚力量的普什图人占比持续下降,“宗教纯洁性”也大打折扣,乃至违背教义广种鸦片。塔利班虽然明确以沙里亚法(宗教法)为社会基本规范,但那毕竟是1000年多年前的法规,在执行上极大依赖补充释义,埋下分歧的种子。可以预见,塔利班内部的温和派与激进派、原教旨和改良派等派别冲突会很快冒头。

美国的阿富汗战争结束了,但阿富汗的战事还远未结束。军阀杜斯塔姆、原第一副总统萨利赫以及阿富汗传奇英雄马苏德之子小马苏德在阿富汗北部集结为“潘杰希尔抵抗力量”,要与塔利班“誓死抗争到底”。阿富汗的和平稳定仍遥遥无期。当然,无论是谁执政,阿富汗地区其实一直也没实现过和平稳定。

中国

7月,媒体报道称塔利班的苏海尔·沙欣表示“不允许任何人利用阿富汗的土地去攻击中国”。塔利班政治委员会负责人巴拉达尔随后访华,重申了上述立场,释放了善意信号。国内有些人很激动,觉得塔利班“亲中”,有人甚至脑补出塔利班和中国共同抗击美国的画面来,实在想多了。

8月17日,塔利班发言人扎比胡拉•穆贾希德明确了“阿富汗的土地不会被用来对付任何人,我们可以向国际社会保证这一点”,明确不会再支持和纵容恐怖主义,对外表示自己无害。塔利班把对中国说的话向包括美国在内全世界说了一遍,总不是要跟全世界结盟的意思。

股民和股票行业从业者则从塔利班的回归中找到了炒作之处,开始挖掘“一带一路”和基建等方面的题材热点。不用我多言,大多数人其实知道纯属瞎炒。美国治下搞基建还能拿到点美元,塔利班治下去搞基建,暂时想不出能拿回什么。

还有人惦记起了阿富汗矿产,幻想去塔利班的阿富汗挖矿。阿富汗的矿产经过美国勘探已经发现十几年了,美国人在的时候都没能开采成功,凭什么认为塔利班掌权后能采出矿来?

无论如何,塔利班的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是一个教法国,和无神论的共产主义在意识形态上算地球上最遥远的距离,美国的基督教离他们都要近得多。而一群无神论者,比异教徒更异教徒,惦记着去人家信徒的地盘上挖矿,颇有作死的意味。

中国官方目前的态度相对务实,好处不去想,塔利班上台至少不能让“东伊运”等恐怖组织活动起来,塔利班对此也有所承诺。但是,极端宗教分子天然亲近,就算塔利班高层达成了统一意见不允许恐怖组织在阿富汗活动,到了塔利班中层、基层具体会是何种态度、何种做法,还有待仔细观察。

总的来说,与美国维系的阿富汗相比,从地区稳定、恐怖主义遏制、基建利益等方面,塔利班执政的阿富汗对中国的坏处稍微多了一点点,而且美国抽身阿富汗,会有更多精力跟中国搞事情,所以阿富汗近期的变化对中国的影响偏负面。但也没到需要担忧的地步,不妨简单关注。

相关推荐:

  1. 人民币升值背后的全球大变局
  2. 这一数据大超预期,M2连续6个月两位数增长,释放什么信号
  3. 方星海:加快推进资本市场对外开放
  4. 习近平:在企业家座谈会上的讲话
  5. 任泽平:中国宏观经济分析框架

评论